建筑楼宇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

产品需求与挑战

关于这种“以国为氏”以及与之连带的另一种“以邑为氏”的原则,郑樵具体解释说:“一曰以国为氏,二曰以邑为氏。天子诸侯建国,以国为氏,虞夏商周、鲁卫齐宋之类是也;卿大夫立邑,故以邑为氏,崔卢鲍晏、臧费柳杨之类是也”(《通志》卷二五《氏族略》一)。其实不惟“鲁、卫、齐、宋”之国,“秦国”亦且如此;不惟“崔卢鲍晏、臧费柳杨”之邑,“秦邑”也是这样。

那么,按照太史公这一说法,是不是若从其“姓”就可以称之为“嬴政”,若从其“氏”就可以称之为“赵政”了呢?你要是说,反正他早就死了,我们想怎么叫就怎么叫,那就可以,可是假若考虑到当时的规矩是怎样的,我们要是照规矩来说话,采用一个符合历史实际的说法,那么,恐怕只能称“氏”而不能称“姓”。